主页 > 营养中心 > 健康资讯 >

2017年诺贝尔生理学奖告诉你 正常作息比你想象的更重要
2017-10-05 10:26

  中国数字科技馆 北京时间10月2日下午17时,2017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被授予了三位美国遗传学家美国遗传学家杰弗里 霍尔(Jeffrey C. Hall)、迈克尔 罗斯巴什(Michael Rosbash),以及迈克尔 杨(Michael W. Young),以表彰他们在“生物昼夜节律的分子机制”领域做出的贡献。

  此次生理学诺奖的诞生,“果蝇”功不可没。三位科学家使用果蝇分离了一种控制日常生物节律的基因,并展示了该基因如何编码一种蛋白质,在夜晚该蛋白质能够在细胞内聚集,并在白天进行降解。这种分子机制有助于解释诸如为什么人们跨越多个时区长途旅行会出现时差反应,同时也揭示了该反应对健康产生的不良影响。

果蝇再次为生物学界立下一功

  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必须适应地球的自转。很多年来,我们一直知道所有的生命体,包括人类在内,都有一个内部的生物钟,来让他们适应昼夜变换,并找到生命的节奏。我们体内的生物钟,在一天之中的不同时段,对我们的生理功能进行着非常精准的调节,例如行为、激素水平、睡眠情况、体温,以及新陈代谢等。

  大多数的生物可以预测并适应环境中的日常变化。18 世纪的时候,法国科学家 Jean-Jacques d'Ortous de Mairan 将含羞草置于恒定黑暗的环境下。他发现,含羞草叶片的活动仍能保持 24 小时的波动性变化。植物似乎都有自己的生物钟,那次发现也被认为是生物具有内源生物节律的最早证据。

  含羞草的生物钟现象:含羞草叶子会在有日光的白天张开,在没有日光的夜晚合闭。Jean-Jacques d'Ortous de Mairan 通过实验证实,在持续黑暗条件下,含羞草叶片开合现象依然保持着如同昼夜周期下同样的节律性。

  当我们所处的外部环境于我们体内的生物钟出现不匹配的情况时,我们的身体状况就会马上反应出不适,比如乘机穿越数个时区导致的“时差”。此外,还有迹象表明,如果我们的生活方式与生物钟开始出现偏差时,我们患上各种疾病的风险也会随之增加。

  去年英国剑桥大学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人体在一天中不同时段对病毒感染的抵抗力会出现较大变化,这主要是因为人的生物钟会影响病毒复制以及扩散的能力。当一种病毒入侵人体内后,会“劫持”细胞内的各种运行机制和资源,从而在人体内快速复制和扩散。然而在生物钟的调节下,这些资源的数量在不同时段会出现很大波动,这就对病毒相关活动产生影响。

  研究人员表示,轮班制的工人经常要日夜颠倒地上班,打乱了他们的生物钟,这很可能是他们的病毒抵抗能力比别人差的一个重要因素。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助理教授杨光锐说,主流观点一直认为在生物钟基因敲除的小鼠中,很大一部分会产生健康问题,比如早衰、代谢紊乱、心血管疾病等,都归因于节律缺失或紊乱。

  他也特别强调,维持良好的作息习惯非常重要。比如,出生后敲除生物钟基因的小鼠会有眼睛和大脑的一些病理改变,比如失明和老年痴呆等。虽然这些变化对寿命影响有限,但还是会严重影响健康以至于大大降低生活质量。

  当你因为一些“不得以的状况”而使生物钟紊乱,该如何进行调节呢?

  最常见的方法是“多向性睡眠法”。多向性睡眠法是一种古老的,多次被科学承认却又被推翻的睡眠方法,能够极大的缩短睡眠时间,增加工作时间。

午休时间不妨睡个午觉 以“补充睡眠”

  传说达芬奇就是用这种独特的方法缩短自己的睡眠时间,一天只需要睡两个小时。与前人不同,现代人进行多向性睡眠的目的不是“缩短睡眠”,而是“补充睡眠”。我们最为常见的“多向性睡眠”就是——睡午觉。每天下午两点到五点之间适合短暂的睡眠,能够达到最佳的休息效果,并且提高傍晚时工作效率。

  不过要注意的是,任何多向性睡眠的主旨都是浅度睡眠,不宜超过30分钟,否则进入深度睡眠后一旦被唤醒,就会进入一种类似于醉酒的状态,极大地影响学习工作。(毕孝斌)

上一篇:荷兰外科医生完成由机器人辅助的超微外科手术

下一篇:澳大利亚流感高发 超过370人死亡

  友情链接